鬼在此处

为爱的名义

【维勇】手握坚冰(是坚冰不是煎饼!) 第二章

“勇利~欢迎回来~”美奈子拉着横幅对刚出车站的勇利兴奋地挥手。

 

“……”啊,他怎么忘了,他回来的话美奈子肯定会来迎接他的啊……勇利头疼地拉了拉脸上的口罩,刷卡出了车站,“美奈子老师……你,你别这样啊……”

 

美奈子是风火系舞者,虽然是双灵根,但是她却运用得如鱼得水,年纪轻轻就达到了双三水准,曾环球表演,得到的奖项不计其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情愿窝在长谷津这样的小地方,自己开了一家舞蹈教室。

 

虽然没有学生——她还经营着一家酒吧,专门出售自产的灵酒,生意平平淡淡,但也能过得去。

 

“宽子他们都在等着你呢,不管怎么说回来就是好事嘛~”美奈子笑嘻嘻地说道。

 

“……”勇利十分为难地摇了摇头,他在大奖赛失利之后又参加了日本全国冰舞大赛和世界冰舞锦标赛,但是因为越来越横向发展的体重和过重的心理压力让他甚至连海选赛都没有通过。

 

“总之先回去吧,他们见到你肯定会很开心的。”美奈子叹了口气,拽着勇利就走。

 

“等等等等……”勇利无奈地被美奈子拖走,行李都差点没拉住。

 

一路沉默着,美奈子一个劲往前走,勇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终于,两人来到了来到了勇利阔别五年的家。

 

“宽子~我帮你把勇利毫发无伤地带回来了哦!”美奈子一进门就大声喊道。

 

“啊!”胜生宽子顿时惊喜地丢下了手里头的工作,连忙跑到了门口,“勇利!欢迎回家!”

 

“妈妈……我回来了。”勇利搓着手,有些羞赧地低下头不敢看宽子。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饿了吗,我让孩子他爸去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炸猪排盖饭!”宽子双手合十,脸颊微红道。

 

“嗯……”勇利眼眶微红,连忙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美奈子突然拉长了脸瞥向勇利的肚子,“刚才在车站的时候我就想说了——”说着,她就冲过来按着勇利开始扒衣服。

 

“呜哇——美奈子老师你别这样!”勇利奋力挣扎着,但是美奈子武力值碾压,反抗无效。

 

勇利的外衣被一层层丢开,最后美奈子掀起勇利最里面的紧身衣下摆——

 

“天呐?!勇利你在外面到底吃了多少灵食?!”美奈子捧着脸呐喊状,崩溃地瞪着眼。

 

“不多……”就是因为比赛失利各种烦闷所以不知不觉就多吃了点……而已。

 

“あら,这不是跟孩子他妈一个样嘛~”利夫从厨房探出头,笑眯眯地说道,“挺好的,挺好的。”

 

“不行!勇利你必须给我减肥!”美奈子揪着勇利说道。

 

“好啦……我知道了,以后再说……”勇利苦闷地叹了口气,“总之……我先去看望小维。”

 

小维是勇利养的灵宠,当初决赛心情不好也是因为接到了电话说小维因为误食了灵石抢救无效死亡……这件事成了他心里头的一根刺,之后不管是做什么心里都压着一股郁气。

 

它是勇利按照维克托的灵宠特地去寻来的小型灵犬,虽然凡界称呼它为泰迪,但有灵力的泰迪万里挑一,当初勇利也是废了好大得劲才得来了一只,取名为“维克托”,作为他崇拜维克托的见证。

 

他一直将它视如珍宝,将它当做家人来宠爱,但是因为比赛他出门五年没回家,将小维留在了家里,甚至让小维临终前都没再见到自己的主人一眼……

 

“它在里面哦,去吧。”宽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勇利神色黯然地点了点头,去了摆放着小维灵位的房间,跪坐在了灵位前的蒲团上。

 

“小维……对不起,没能回来见你一面……”勇利低垂着头,攥紧了放在腿上的手,“比赛也输了,真是惭愧啊。”

 

“勇利你回来了?”胜生真利走到门口,懒洋洋地点了根烟。

 

“真利姐……好久不见。”勇利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转头看向真利。

 

“怎么样,还要继续参加比赛吗?”真利吐了口青烟,“听说你要退役?新闻上都这么说。”

 

“……我还没说要退役呢……”勇利无语道。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真利走过去俯视着勇利,“呆在家里可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嗯……我明白的,今后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勇利抿了抿唇,垂下了眼。

 

真利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走出了房间,还贴心地替勇利关上了门。

 

勇利回过身去,看着小维的灵位,有些出神。

 

今天……是世锦赛决赛,晚上七点,是维克托的自由舞。

 

明明时间就快到了,勇利的心却越来越复杂——自己已经错过的比赛上自己的偶像依旧闪耀无比,他觉得他没有脸面再见到维克托了,不管是现实中还是在屏幕上。

 

勇利深吸了一口气,拿上了自己的外套,跑出了家门。

 

在长谷津大桥的另一端,有一个冰之城堡,那里有着冰舞舞台,经营着冰之城堡的,是勇利的青梅竹马。

 

“不好意思已经关门了哦~”穿着工作服的女性低垂着头记着账本,说道。

 

“优子小姐……好久不见。”勇利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指。说起来优子还是他的初恋来着,小时候优子跳的冰舞可美了,最开始的时候勇利也憧憬了一段时间,甚至维克托也是通过优子才在银幕上认识的。

 

但是优子的冰灵根并不纯粹,所以勇利追着维克托离开的五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勇利?!你真的回来了?好久不见!”优子猛然抬头看向勇利,“哎呀,都说叫我优子就好了……你是来练习的对吧?可以哦!反正勇利也希望自己一个人练习吧?我帮你看门!”

 

被优子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勇利摸了摸头:“那就打扰了……”

 

“没事没事,勇利你想呆多久都没问题!”优子对他比了个拇指。

 

“谢谢。”勇利腼腆地笑了笑,然后随着优子去了冰舞舞台。

 

冰之城堡有两层,一层是普通人玩的一种名为花滑的运动的练习冰场,二层才是冰灵根舞者专用的舞台。

 

说是舞台,其实就是一个一米深的水池,池中的水都是为表演准备的,池底埋着专用的法器,平时控制着池子里的水温在五度左右,只有需要表演的时候才会关闭,等表演结束再开启会迅速加温融化残留的冰。

 

在场外的休息室,勇利脱下了鞋子,穿上了特质的冰袜。

 

这种冰袜能在水面形成自动形成薄冰,还能输出灵力配合一些技能使用,是每一位冰舞选手必备的道具,丝袜一样轻薄,贴在脚上就如同没穿似的,一点也不影响美观。

 

当然也有为了比赛效果特地制作的有色冰袜,但是练习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这种透明的冰袜。

 

当然,入场前行走在人行道上还会在冰袜外套上一层特质的船袜,以防止场外有水不小心被结冰后导致路过的人摔倒。


……………………………………………………………………

……………………

偷偷摸摸趁着外婆烧饭的功夫搞定了第二章。

这章介绍的是场地和装备的特点w

评论(9)
热度(91)

© 鬼在此处 | Powered by LOFTER